主题: 散文欣赏《蚊子》——盐亭籍作家蒲雪野

  • 家琪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259
  • 回复:6
  • 发表于:2019/9/11 9:38:41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盐亭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
蚊 子

蒲 雪 野

  昨晚,朦胧中,我被耳边一阵嗡嗡声吵醒。凭直觉,是蚊子。我大约测算了一下距离,一巴掌打过去。结果,蚊子没打着,却把自己打痛了。
  讨厌的蚊子!
  这才想起,蚊子其实是很狡猾的。听朋友说,有一次,他见一只蚊子在周围飞来飞去,就起身,想把蚊子灭掉。哪晓得,蚊子一见他起身,就赶紧躲到桌子底下,半天不出来。
  这才想起,蚊子的狡猾其实是有来头的。你看看“蚊子”的“蚊”是怎么写的吧:“虫”旁边一个“文”,直译出来就是:有文化的虫子。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一句顺口溜:天不怕,地不怕,就怕流氓有文化。就不由得让人想把这句顺口溜改成:天不怕,地不怕,就怕虫子有文化。
  蚊子真的很讨厌。吸你的血也就罢了,她还要嗡嗡叫,叫得人心烦。好像在说,我就吸你,就吸你,咋的?
  蚊子嗡嗡的叫声跟飞机的声音很像:低沉,有穿透力。
  你别说,她的样子跟飞机也很像,特别是当她停在你的手臂上的时候。你从后面看看,是不是很像一架飞机停在机场?当她咬你的时候,是不是很像一架飞机正在加油?

  蚊子常常和我儿时的记忆连在一起。
  四川农村。
  每到夏天的傍晚,乡下就成了蚊子的天堂。
  他们从水渠边,从树林里成群结队而来。那阵势,很容易让人想起重庆大轰炸。
  只要一见你在院坝边的石头上坐下,只要见你身体上有裸露的部分,蚊子们就会准确降落在上面,把他们的吸管插入你的血脉里。他们是那么的贪婪,不把肚子搞大、搞圆不肯离开;他们是那么的痴迷,全然没有觉察到你已经高高举起的手掌。
  记得那时候,我常有这样的体验:见蚊子落在我手臂上、脚杆上,我并不急着下手。我等他们吸,等他们吸饱,直到我的知觉由疼痛转为麻木,直到感觉他们吃饱喝足要溜之大吉,才一巴掌下去。这一巴掌下去可不得了:见过尸横四野、血流成河吗?这就是了。

  蚊子吸起血来没有节制。你吸个半饱也就差不多了嘛。她不。她必须要把肚子撑得圆圆的才肯甘休。撑饱了的蚊子,不仅肚子圆圆的,还发红,发亮,像个喝醉的酒鬼。酒鬼你推他一把他都倒,何况蚊子呢!
  所以,小时候,我们会玩一种游戏。
  夜色中,在街沿上的一张四方桌上,我们把一只吃饱了的蚊子放到桌子中间,让她爬。煤油灯光忽明忽暗,蚊子的肚子亮得发红。她很惊慌,但她爬得很慢很慢。你知道的,这死瘟,吃得太多了!
  我们就这样看着她,看她怎样突围。你知道吗?有的蚊子爬着爬着,居然睡过去了;有的蚊子爬着爬着,居然一头栽到地上了。

  记忆中,蚊子的胆子挺大的,她好像谁都不怕,不管你有没有权有没有钱,不管你长得好看还是不好看,不管你是男还是女,她呀,通吃。
  她就怕一样东西:烟子。
  于是,夏天的夜晚,一家人要在外乘凉,要抵抗蚊子的偷袭,就会拾些潮湿的树叶、青草什么的,点着,让烟子四散开去。那烟子呈浅灰色,徐徐升起,徐徐蔓延,渐渐地,渐渐地,和夜色、和雾气融为一体。
  蚊子一见,以为是烟雾弹呢,以为是毒气弹呢,怕了,赶紧跑回水渠边,树林里,躲起来,远远地望着,不敢靠近。
  有的蚊子更聪明,知道在外面占不了便宜,便早早地跑到床上,找个地方藏起来,想等我们睡着了,她才狮子大开口。

  但蚊子的这点小把戏早被父母掌握。所以,每一个夜晚,我们的父母都会有一个必修课:帮我们打蚊子。
  当我们躺在床上的时候,当我们的眼皮快睁不开的时候,父母就会轻轻把蚊帐打开,用一把扇子在我们头顶上扇呀扇,扇呀扇。
  蚊子自以为她躲在角落里不会被发现,但她再狡猾,怎么躲得过孙悟空的火眼金睛?她再凶狠,怎么斗得过如来佛的手掌?几个回合下来,蚊子们尽管有多少个不愿意,也不得不哪里好玩哪里去,无法越雷池一步。

  我一直以为蚊子是乡村的特产。
  我一直以为蚊子是南方的特产。
  但是,我全错了。
  知道吗?昨晚,我给我的那一巴掌就是在城里的朋友家,就是在朋友家那张宽大的席梦思上。
  知道吗?那年,我在新疆伊犁就遇见了我久违的蚊子。
  那是我进疆的第一站:伊犁钢铁厂子弟校,简称伊钢子校。
  伊钢子校要说规模真不算大,五六百个学生、二三十个教师。但伊钢子校的地盘可不小,尤其是学校后面那个足球场,占地十几亩,方方正正的,很像我们老家的那张木头床。当然,你如果说她像席梦思,也不是不可以。
  这个像木头床、像席梦思一样的足球场除了上体育课时用用,平时基本上是闲置的。所以,每到夏天,水草丰茂的时节,足球场的野草便会疯长。那些野草啊,欲与天公试比高。远远望去,真像一床绿茸茸的被子,让人忍不住想扑到上面翻个跟斗,打个滚儿。
  事实上,我不仅想了,也做了。
  一个周末的夜晚,我和我的学生朋友卫民从宿舍里搬来了被褥。在那里,我们铺好了床铺,准备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。
  躺在芳草地上,数着天上的星星,听着草丛里昆虫们的歌唱,嗅着泥土散发出的清香,我们说不出有多快乐、多兴奋。

  但是,没有等我们快乐、兴奋多久,我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:嗡嗡。
  完了,蚊子!
  果然是蚊子!
  这里怎么会有蚊子?难道他们刚从四川老家赶来?几千公里,坐飞机也来不及呢。没有身份证,连飞机也坐不成呢。
  难道本地出产蚊子?没有听说呀,这里没有水渠呀,没有树林呀,没有供他们吸血的泥巴手臂和脚杆呀。
  但不管怎样,蚊子的确是来了,他们像军机一样成群结队在头顶上盘旋着,吼叫着,并且多次俯冲,试图接近我们的身体。
  我一看,好梦是做不成了,还是乖乖地打道回府吧,还是赶紧的逃之夭夭吧。

  可恶的蚊子!
  可恶的蚊子!
  蚊子这么讨厌、这么可恶,没有蚊子行不行?
  当有一天,我把这样一个问题抛给一位专家的时候,没有想到他的答案却是:不行!
  专家说,你听说过“蜜蜂灭绝了,人类活不过四年”吗?事实上,如果蚊子灭绝了,同样无法想象。首先,蚊子没了,一群以蚊子为生的动物就会消亡,比如壁虎、蜘蛛、青蛙等等。其次,蚊子没了的原因是什么?如果是气候原因,那大批昆虫也将渐渐消亡,整个食物链也将崩溃,作为食物链顶端的人类也很难幸免。
哇,是这样!
那就让我们与蚊共舞吧!
那就让我们,痛,并快乐着吧!

作者简介

蒲雪野,四川盐亭人。资深媒体人、作家、客座教授,著有《不再沉默》《镜头外的高地》《英才之歌》《远方的意境》,系新疆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。

相关阅读推荐>;>;

盐亭传奇人物|冉景全和他的成功秘籍!

齿尖上跳跃的诗行--盐亭口腔专家、诗人王开平印象

荐读|《不想买手机》--盐亭籍作家蒲雪野

荐读|《再看儿一回》--盐亭籍作家蒲雪野

时空分割重组下的漂泊--盐亭一个敢拚敢闯的书生汉子蒲雪野

荐读|《遥想地震》--蒲雪野

身在新疆伊犁的盐亭人出书《远方的意境》向家乡献礼

1

免责声明:

1、文章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;

2、因编辑需要,文字和图片之间亦无必然联系,仅供读者参考;

3、我们所转载的所有文章、图片、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,因非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,如原作者或编辑认为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,或不应无偿使用,请及时通知我们,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,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;

4、本网页如无意中侵犯了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,请来电告之,我们将立即予以删除。


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
  
黄金会员黄金会员
  • 发表于:2019/9/11 10:00:34
  1. 沙发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  看了作者的蚊子,想起前不久的一个晚上,天下着蒙蒙细雨,正是蚊子横行霸道的时候,睡觉时忘记关窗,家里又没有备灭蚊的东西,这时有两只蚊子相约来到我的耳边,嗡嗡地乱叫,害得我起床开灯寻找,又不见踪影,关灯刚躺下,它又在耳边乱舞乱叫,气得我用被子盖住头,又出不赢气,只好开着灯,睁着双眼,手里拿着毛巾,静静地等待它出现。至少折腾了半个多小时,我都坚持不住了,它才在面前飞来飞去,我拿出看家本领,狠狠地用毛巾拍去,终于让它血肉模糊。
  
  • 妍雨
  • 发表于:2019/9/11 14:50:59
  1. 板凳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蚊子是真的很烦
来自手机版
(0)
(0)
  
  • 誮開一夏
  • 发表于:2019/9/11 14:51:00
  1. 3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来自手机版
(0)
(0)
  
  • 独守空城
  • 发表于:2019/9/11 14:52:05
  1. 4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我讨厌蚊子!咬我手手!
来自手机版
(0)
(0)
  • 星尧
  • 发表于:2019/9/11 14:54:13
  1. 5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来自手机版
(0)
(0)
  • ー 半 憂 傷
  • 发表于:2019/9/11 14:59:16
  1. 6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狡猾的蚊子
来自手机版
(0)
(0)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