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: 那年那月|那些年盐亭乡间悬壶济世的温暖记忆!赤脚医生申典忠先生访谈记!

  • 糕富帅#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3590
  • 回复:1
  • 发表于:2019/6/9 9:52:17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盐亭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
锦旗多不如口碑好

赤脚医生申典忠先生访谈记

作者:张禾

  “治疗靠银针,药物山里寻”。一个人,一个药箱,就是一辈子,这是大多数人对赤脚医生的印象。农忙时务农,农闲时行医,或是白天务农,晚上送医送药,这些赤脚医生虽然没有洁白的工作服,常常两脚泥巴,一身粗布衣裳,但却有最真最纯最热的为人民服务之心。中医药发展不能忘记“赤脚医生”。

  据别人介绍,申典忠先生早已逾古稀之年。按说这个年龄的赤脚医生,一问名字,周边的上点年纪的人应该都知道。奇怪的是,我问了玉龙场镇几个中老年人,却不知道申典忠竟是何人。见我着急的样子,有朋友说,在玉龙及更广阔的范围,只听说申家出了个“申眼科”,至于名字就不晓得了。按照朋友的提示,我还是大费周章才找到了受访者。


  在玉龙镇青垭村申典忠的家中,主宾寒暄后,我谈到找人的事,老先生不禁哑然失笑。他说:“你不要奇怪,好多人都有这种经历。”他看到我仍然有点不解,就对我讲起“申眼科”的出处来。

  我们这个地方俗名叫狮子嘴,由于申姓居多,从路口到烟顶山是一道大湾,加上有榉溪河流经本地,所以外人习惯叫申家湾。爷爷申懋昭,少年外出闯荡,因待人接物厚道有礼,粗识文字聪颖好学,被一游方郎中收为徒弟,授以眼科绝技。从此随师四处游历,悬壶济世,直至解放后才回到家中挂牌行医。由于医德高尚,技术精湛,家中锦旗没有一面,但口碑多多,久而久之,自己的名字渐渐湮没,而“申眼科”这个特殊称呼不胫而走。由于“申眼科”名声越来越响,爷爷的行医范围也越来越大,川北内外都被人请去医病,让很多盲者恢复了视力,从新见到了光明。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,他被选为第三届政协盐亭县委员会委员,这在当时的确是轰动乡里的一件大事。

  说到自己的爷爷,申老先生有点激动,用手正了正眼镜。我有意让他歇口气,就问他:“你说你爷爷行医锦旗没有一面,是怎么一回事?”他笑笑说:“不着急,等我给你慢慢摆。”他喝了一口水,又谈起来。看到经过我爷爷的一双巧手,一个个盲人眼睛看得见东西了,我那时就觉得神奇;看到爷爷能够到县上去开会,我便觉得光荣。受爷爷的影响,初中毕业后我就在医疗点给爷爷搭下手,耳濡目染,久而久之,也就瞧出一些门道来。后来爷爷因为身体原因休息在家,我为了系统学习眼科医疗技术,1961年就跟着在永兴(现盐亭县黄溪乡)医院工作的父亲申伯篪(第二代“申眼科”)学习。我有文化,肯学习,又有家传,前途应该是顺风又顺水。在旁人看来,我是第三代“申眼科”似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
   “难道发生了什么意外事情?”我禁不住问。他叹了口气后,又继续摆起来。“文化大革命”爆发了,我们家庭成分高(非贫下中农),不能留在医院,只好卷起被盖回家务农。当然,在农村我肯定不会闲着。和那个时代很多人一样,白天出工,晚上看书,而且不单单看眼科专业的,什么《医宗金鉴》,什么《金匮要略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等,只要是能找到、借到的医书都看。机会似乎总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的,毛主席“六、二六”指示发表不久,我终于圆了医生梦。1969年10月,我成为一名赤脚医生。

  谈到这里,申老先生显得轻松起来,话也停了下来。我趁机插话:“申老,你一生救了不少人,病例不少,能否谈几个?”他说:“大家的时间都紧,就少谈点。”他想了想,又谈起来。记得是1972年农历4月的一天下午,大约6点左右,五队一个社员气喘吁吁地跑到医疗点来找我,请我去给他娃娃看病。说是扯锁喉风,上午背上街请王育汉先生看的,又打针又吃药,背回来管了一会儿又扯了起来。等我走到病人家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推开房门,只见煤油灯下女人抱着孩子在哭;我近身细看,孩子扯风不停,颈部都扯起疙瘩了,面部嘴唇发绀。我取出银针给他扎了几个穴位,缓和了一会儿,但不久又发作了。我想,蚯蚓有平肝息风作用,便让病人家属打着马灯去挖十几条蚯蚓来。告诉他们,将蚯蚓洗净放碗中,再撒点白糖,让它滚出水来;我自己到一家熟人处找来全虫炕干研末。准备完毕后,将蚯蚓滚出的水兑点开水,和着全虫粉,给孩子灌服。同时,对他身上几个穴位进行按摩,十多分钟后,病情得到控制。担心孩子病情反复,我一直守候到十一点过,见病情好转,我给他开了一副中药,告诉服用方法后,回到家中已是零点时分。后来回访,这个孩子再也没有扯过风。“正规医院医生医不好的病,叫‘申眼科’整住了!”这句话象一阵风,吹向了四面八方。

  听到精彩处,我又好奇了:“你这时不是以眼科为主,那人们为什么又把你叫成‘申眼科’呢?”申老先生莞尔一笑:“我的专长还是眼科啊,有一年黄甸利和有一个叫李德维的病人,眼睛接近失明,大小医院都进过,但无疗效;在我这里,吃了五副药就好了!”我先前的疑问又涌上心头,用眼睛环顾四周。申老先生习惯地正了正眼镜说: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当医生这么多年,为什么没有锦旗?”顿了一会儿,他说,那些都是虚名,要用病人的钱的,锦旗多不如口碑好。

  最后,我有点遗憾地问:“‘申眼科’传了三代,还有继承人吗?”申老先生轻松一笑:“放心,我已经传给女婿了。他不姓申,但,人们现在也把他喊成‘申眼科’了”。

猜您喜欢
相关文章推荐▼

盐亭的英雄,从尘封的历史中走来!



作者简介

  作者:张禾,男,汉族,中共党员,盐亭县玉龙镇人。中学历史高级教师,盐亭县作协会员,文同诗社会员,嫘祖诗书画院会员,四川老年诗词创作研究会理事。


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
  
  • 往事讽刺笑到肚疼
  • 发表于:2019/6/10 15:07:17
  1. 沙发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点赞
来自手机版
(0)
(0)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